闾丘露薇是一个怎样的人?

闾丘露薇是一个怎样的人?

2019-10-08 16:39

  维基百科:闾丘露薇 互动百科:闾丘露薇_互动百科 百度百科:闾丘露薇_百度百科 新浪微博:闾丘露薇的微博 新浪博客:闾丘露薇_新浪博客 腾讯大家:闾丘露薇 _ 腾讯 · 大家 这本是一个无人关注的老提问,突然热闹起来因为下边这个提问里提到的事情: 如何看待闾丘露薇对幼女香港街头小便引发争执一事的言论?

  一个精通现代传媒带节奏技巧,但既没有智识高到能罩得住带节奏的痕迹,又没有节操高到真心追求客观公允的,因时代错位和家庭不幸而深受影响的,或许谈不上坏,但一定谈不上不蠢的,晚期派传媒业劣等公知。

  如果还是无法理解的话,就把她想成是个在各个尺度上都劣等一些的龙应台就是了。或者换个参照物,把她想成是在各个尺度上都不那么劣等的咪蒙也ok。

  咪蒙负责给东村阿芳们喂猪粮;龙应台主要忽悠自觉高知的文艺青年;闾丘记者覆盖其间的广大范畴。

  与她类似的(意识形态模式,行为和言论特征,年龄段,等等),其实是挺大的一批人。随便举几个例子,比如说李佳佳,比如说袁立。你说他们是坏么?反正我是不相信真的有什么“组织“在资助他们。你说他们是真蠢么?也起码比一般中国老百姓要强一些。只能说是时代的必然和悲哀吧。

  (最后两段用“他们”而不是“她们”,旨为了表明,这些人仅是恰好都是女性而已)

  她要么是道德有问题,要么是智商有问题,没有第三个选项,除非你坚持要双选……

  当年有幸参加了闾丘露薇来某校演讲的活动。该演讲由学生组织承办。按照惯例,该学生组织的同学身着正装,负责组织同学入场和维护现场秩序。是为背景。

  事后闾丘露薇在网上发了条微博,大意说,国内大学不过如此,穿的都是清一色四平八稳的正装,流水线的组织流程,提的都是四平八稳的问题。言下之意是当代大学生毫无个性和锋芒。该条围脖居然还被传到各大社交网络上,居然还有好多本校外校的同学点赞。

  ------------------------------------回应楼下评论和一些补充----------------------------------

  1. 楼下有人问提问的细节,这里给出文中提到的闾丘露薇演讲实录链接。版权应当是归学生社团的,但是鉴于部分知友可能没有社交网络账号,因此给出另外的链接:

  闾丘露薇:年轻的大学生根据楼下一位同学的回复,这可能是闾丘露薇某本书里的章节,为了尽量客观将其也列出来。

  我书读的少,水平有限,无法评论现场选出提问是否四平八稳。实际上,当一个公众人物批评这些提问四平八稳的时候,人们会本能的反思,呀我怎么提了四平八稳的问题,我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事实上这也是时候一位提问同学的日志内容(该日志已被本人隐藏)。然而这并不是我吐槽的重点。

  2. 我不满的是,学生社团同学兢兢业业的工作,被轻易丢到地上。如果你批评提问四平八稳,那么可以单独批评。那么

  闾丘露薇曾经在人大做过一个演讲(答主不是人大的),我认识的一个博士姐姐的同学在演讲上就质疑了闾丘的观点。这件事本来是个非常简单的交流,人和人观点不同很正常,可是最后闾丘非常失态,几乎和这名学生吵起来,因为她觉得在场的学生是受到了某些教育的洗脑,根本没有立场可以和她对话。博士姐姐听完演讲说:闾丘就是个平常人,也没那么伟大,甚至去了趟哈佛回来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我讲这一段并不是为了抹黑闾丘露薇,而是想说事实上一个人的公众形象有时候具有很强的欺骗性。闾丘露薇也是个人,她很多判断也是主观的,要求她代表事实,几乎是不可能的,何况她还有那么重的Stereotype和自视甚高。

  这与我提到的这次演讲相补充,大约可以充实我的论述,尽管我的本意并不在于说这个。

  4. 我反对由此事引出的对闾丘露薇私生活的揣测和攻击。我们在批评她主观的同时,我们自己也在主观。我们不能把“真相”寄托在一个人的身上。

  我采访过很多名人,就算人家不愿接受采访,也多是客气委婉的拒绝。像她那样带着怒气甩一句:我不是表达过我的观点了嘛!然后挂掉电话的真是没见过。

  我问的问题是,作为一个名微博主,有着如此众多的粉丝数量,你怎么看待自己在信息传播中的作用和责任。这个问题哪一点冒犯您了?

  这确实就是个主观的答案。我接触她,就那一次,感觉不好,写下来,提供点局外人的印象。

  中国外交部则发言反对,韩国外交部跟着怼日本人,朝鲜都上阵帮忙说话,结果香港的闾丘露薇小姐写了一篇文章《怎样的他们》,在其中采纳了日本政府的称呼,指责安重根是,并且称伊藤博文是平民,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是对平民的攻击,“谋杀、炸弹袭击,都应该属于,不存在双重标准,不能因为诉求和出发点的高尚,这些行为就变得合理和合法,对不对?”

  柴静在自己写的《看见》中提到她立志“关心新闻中的人”,闾丘露薇又一次diss:如果一个记者,做新闻只关心新闻中的人,而不是新闻事件背后的原因,那就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倾听者,这是不称职的。拿电视记者来说,不会利用镜头去塑造记者的细心,体贴,关怀,面对任何人,反打镜头上的表情,都应该是中性的。

  2014年,有新闻称“内地人让小孩在香港街头小便”,闾丘露薇转发微博并且大加指责,后来真相还原,是父母带孩子去厕所排队等不及的情况下,用纸尿布接住尿尿的,于是大家指责闾丘露薇是传播不经证实的谣言,这位则高高在上的回应“事实上,不管是转发还是我对新闻事件的转述,都是准确的。你们说是谣言,只是事实不让人喜欢,自我安慰罢了。”

  我的四叔是父亲那一辈中最聪明、最漂亮的一个。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全县效益最好的企业的销售科长,正准备提副厂长,同时还和县里领导的女儿谈婚论嫁。按现在的话说,那真是出任CEO,迎娶白富美,即将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后来在广交会上被一个香港老板邀请,扔下内地的前程和爱情,跑去赚港币了。后来他也经常回来,算是衣锦还乡了。对亲朋好友都非常客气,非常尽心,也帮助县里领导牵线搭桥,引进了几家企业,每次回来看到县里有什么新发展,总是说:现在内地发展真快真好啊,不要几年就能赶上香港了。

  但是这种情况从2000年以后就开始变化了。一方面是他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另一方是他回来对家乡的评论越来越差。从开始说“不要几年就能赶上香港”,到现在的“没素质”、“暴发户”、“奴隶、民工、屁民”、“马上要崩溃”、“撑不了十年”、“跟香港还有100年的差距”。反正内地的什么都看不顺眼,没一样能跟香港比的。特别是2008年以后,这种情绪更加明显。

  我现在的老板是80年代的大学生。他们几批学生中,最优秀的基本都是出国留学,然后留在国外的模式。我老板有一次就跟我谈起他的一位同学,非常优秀,记忆力超群,过目不忘那种。后来就去美国了,发展得也很好,在一个名企做管理人员。2000年后,出国游开始流行,他的很多同学就去美国,顺道看他。据说他每次碰到同学就要问:国内现在发展的怎么样?人家就说很好很红火。然后他就会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到这几年发展到对国内来的老同学避而不见的程度。按我老板的说法,他现在就变成了一个身在美国天天盼望着自己祖国传来崩溃的消息的华人这么一个奇怪的存在。

  大概是2004年的时候,闾丘露薇刚刚因为战地报道而成名,来我们系开讲座。我那时候对她印象很好,人很亲切,很随和,回答问题很中肯。有同学问她如何才能像她那样去凤凰卫视发展。她却说凤凰卫视也不过如此,凤凰卫视主要还是靠内地的新闻吃饭。要挖掘内地新闻,最好还是在内地。而且现在内地发展势头很好,不要只想着出去,留在内地可能机会更大更多更好。但是现在呢?从批评内地媒体人柴进,到批评内地民众,到批评内地的发展。当初的从容淡定到哪儿去了?

  我四叔,91年他去香港的时候,他一个月赚的港币是我们县一个工人一辈子的收入。现在呢?他的月收入也就跟他原来所在那个企业的副厂长差不了多少。他当年的同事、朋友们,那些能力跟他差不多的,甚至不如他的,现如今不是什么长,就是什么总,要么有专车、要么开豪车,住的基本都是独栋,在当地都是呼风唤雨的精英人物。而我四叔在香港还要还按揭,车子是有,也不敢随便开,时不时要挤港铁,在香港仍然是高级打工仔一个。如果当初他留在内地,他的朋友、同事现在所拥有的财富和地位,对他而言还不是唾手可得,甚至可能得到的更多。

  我老板的同学,当年他在物质上的丰盈是内地的同学们无法想象的。他住独栋别墅的时候,我老板还在住筒子楼,他开宝马的时候,我老板还在瞪自行车。他拿几万美金的年薪时,我老板一个月工资只有几百块。但是到现在物质上的差距,大家基本都拉平了,甚至有不少同学大大超过了他。社会地位上的差距,更是比无可比。他那些留在内地的同学,现在都是每个单位的高层或中坚,社会的精英阶层,是做决策、拍板子的人物。而他仍然没有融入美国的精英圈子,以后估计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只能在成熟的美国社会中做一枚勤勤恳恳的螺丝钉。

  闾丘露薇,当初内地社会各界对凤凰卫视都高看一眼,总书记会对闾丘露薇说“事业要追求,安全要注意”这样的贴心话,总理会在记者招待会上点明让吴小莉提问。凤凰卫视的主持人,是高管、高官们追逐的凤凰。现在呢?凤凰卫视顶多也就算是个大一点的地方台吧。闾丘露薇是90年代中期的大学生,60后。大家如果有点社会阅历,就会知道60后的大学生在内地各个部门是什么级别?不是领导也是中层骨干了吧。闾丘呢?还是个主持人。虽然是个名主持,但是其中的差距,大家都懂的。而且这个名主持,说实话其实还是内地民众捧出来的。

  看了这三个故事,不知道聪明的你明白了没有,为什么闾丘露薇们的心态会发生如此大的转变。

  他们当初选择出去发展,无非是不看好中国的未来。当初那些说内地发展好,进步快,有前途之类的话,无非是强者对弱者的言语施舍罢了。就好比巴萨把国安踢了个七比一,然后巴萨主教练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足球进步还是很大的嘛这样的话一样。过去三十年中国发展的如此之快,狠狠的扇了他们当年决策的耳光,所以他们见不得这样的情况继续,他们是中国崩溃论坚定的支持者和鼓吹者。

  过去三十几年,尤其是过去十几年,中国就像一部快速上行的电梯,留在这个电梯上的人,即使资质平平,也能在物质财富、社会地位等多方面获得快速上升。那些当初选择出去而不是留下来的人,可能在他们的同学朋友还在1楼的时候就一下子跳到了3楼。但是他们的上升通道却没有内地这么丰富,上升途径没有内地这么宽裕,上升速度没有内地这么迅速。他们的同学借助过去三十年内地的电梯效应,轻松来到5楼、6楼的时候,他们可能还在4楼挣扎。

  文章中提到孔子学院对美国是危险的存在,这种软实力输出使美国对中国某些看法(博士论文那种)软化。中国学生在削弱西方大学里的民主与自由(这篇文章在她自己作为psu的中国学生毕业后去香港不久)。比如华人学生会抗议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和纽约哥伦比亚大学邀请藏人xx演讲,妨害了学术与(19年在自己的推特脸书上支持香港学生抗议)。

  在纽约过马路,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会被简单地评论为“中国式过马路”,因为随时随地都会看到,纽约客是不会乖乖地站在那里,等行人绿灯亮起的时候,才走斑马线的。

  但是只要仔细看一会儿就会发现,如果是行人闯红灯的时候,一定是在确保没有车辆,或者车辆距离自己有足够远的距离,不会影响驾车者的车速的时候才过马路,单双王百分之九十九准,而当行人绿灯亮起的时候,虽然车辆可以右转,但司机一定是会让走斑马线的行人优先。777315.com

  所以在纽约,只要遵守这样的“潜规则”的话,行人可以安全快速地过马路,而司机也可以安心地开车,不会出现人车抢道的景象。这种规则的产生,其实说到底还是有一种大家共同遵守的优先顺序。前市长朱利安尼曾经想治理,结果遭到纽约客们反对,大家说,我们自己搞得定。

  但是“中国式过马路”的问题在于,行人和司机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于是行人红灯亮起的时候,行人可以旁若无人地走斑马线过马路,让开车的司机不得不停下车等;同样的心态,当行人绿灯的时候,右转的司机不礼让过斑马线的行人,觉得自己先行是自己的权利。在优先顺序不清晰,没有共识的情况下,出现的只有争吵,交通混乱,甚至事故。

  不过,纽约式过马路,也就是在纽约才行得通。久居纽约的朋友去加州,沿袭这样的习惯,结果招致周边行人一致谴责的眼光。要是在日本,亲眼看到,路人会上前制止,告诉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这件事来说,不排除闾丘缺乏道德。但即使缺乏,也是职业道德的缺乏,跟生活作风没有必然的联系。

  对闾丘不是很了解,翻了几条微博,我觉得她就是智商太低。排名最高的答案列出的几条段子,确实黑到了点子上。闾丘这类智商太低,平台太低,眼界太低的“民主人士”,最喜欢的就是拿大陆和“外国”作比(这种事,在xx国人民会。。。政府会。。。只有在天朝才会。。。blahblahblah)。只要抓住一点“屁事”,就能抬杠到制度,民族性,人权的高度。这不是稍微有点智商的媒体人会干的事。一样模板一样句式的观点列得太多,脑残都会反思一下里面是不是有问题,何况智商正常的人。

  本来,闾丘以为自己又抓到了一件“屁事”可以上纲上线了,但很遗憾这次的事不是“屁事”,是件丑事,是香港的丑事。任何一个做父母的,不可能不对事件中港人的行为感到愤慨。

  说回开头,闾丘如果是个秉着公正中立的原则报道事实的记者,即使她睡过一万个男人,也不会减少我对她的钦佩。然而通过这件事充分暴露了她的智商和眼界,她的新闻的奇葩角度,意味着即使她是个贞节圣女,我也不会对她的新闻报道有半点好感。

  再说句无关的,“借男人上位也是”技术活。一个女人要是像邓文迪一样富于智力学力和阅历,当然可以馋着默多克又勾搭布莱尔。但是也有许多胸大无脑的女人,忍气吞声上了一卡车中年男人,青春不再的时候,发现退休金还没攒够。

  很久没关注她了,所以只依稀记得这两个例子,但还是有代表性的。第二个例子是想说,她之所无法摒弃「内地=万恶」这种思考的出发点,不是因为她故意要跟镰锤对着干,而是这个智力水平确实不足以让她走出误区。

  再次匿名了。反正看到这个答案的人也知道是谁答的。现在再次匿名是因为不想让这个答案出现在「我的回答」里。

  闾丘露薇在推特和朋友圈说:“香港的机场里全是有礼貌的年轻人,有公德心。”

  再后来,我看过她的微博和一些文章,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在她的观念里,就是“外国的月亮要比中国的圆”,什么都是美国的好,中国的不好。用“慕洋犬”这个词也许狠了一点,但闾丘露薇确实是一个丧失了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的人。现在她是香港籍,还算中国人吧,可她对大陆人是满脸的歧视和不屑,难怪被网友骂作“逢中必反”。

香港六合天线| 六六吧| 财神爷图库香港财神爷图库图源| 香港东方心经开奖结果| 香港波肖门尾图库图库| 百姓六合高手心水论坛| 番港挂牌挂牌彩图挂牌资料| 赛马会心水论坛集结各| 张天师透明码三中三图| 新版跑狗图彩图玄机图|